北京反制措施戳穿“纸老虎” 特朗普无底牌可打

+

A

-

美国总统特朗普(Donald Trump)对全球多个经济体发动的贸易战改变了全球的自由贸易格局,成为自大萧条时期出台《斯姆特-霍利法案(The Smoot-Hawley Act)》之后美国最严厉的贸易保护行为。目前,超过3,000亿美元的万余种美国进口商品的平均法定关税已经从2.6%升至27%以上。

5月13日,在中国的关税反制措施如约而至后,特朗普在推特(Twitter)上继续宣称,关税对美国有利而对中国不利。特朗普认为,中国不应当采取反制措施,如果反制情况将变得更糟。尽管特朗普近期不断发推特为自己挑起的中美贸易战张目,但是谎言重复一百遍仍是谎言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中反复强调,贸易战有利于美国而不利于中国(图源:VCG)

首先,特朗普鼓吹的贸易战没有达成预期目标,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并没有因贸易战而减少。美国人口普查局(U.S. Census Bureau)的数据显示,在美国对中国2,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%关税、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%关税之后的半年时间内(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),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高达1,978亿美元,同比增长了2.8%。

其次,特朗普口中被中国承担的关税成本大多落在了美国消费者头上。美联储经济学家玛丽·阿米蒂(Mary Amiti)等人的研究发现,加征关税的几乎所有成本都被美国本土消费者承担了,贸易战造成2018年美国国民实际收入每月减少14亿美元。

最后,贸易战并不能使美国受益。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派恩洛皮·戈德伯格(Pinelopi Goldberg)等人的研究发现,美国进口成本的增加将导致本土消费者和制造商每年损失688亿美元(条件基于5月10日美国对中国2,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%关税之前),相当于美国2018年GDP的0.37%。

中美贸易战之所以不会让美国更强大,是因为中美贸易模式是自由贸易条件下发展出的双赢模式。美国发展高附加值的先进制造业和高利润的金融服务业,而中国则承接了发达国家的大部分低端制造业,为全球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。随着全球化的发展,中美双方已经融入对方产业链上下游。

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最大的底牌就是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。特朗普上台以来的减税政策提高了美国民众的整体财富,并带动消费大幅增长。在消费带动下,美国的经济景气程度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新高。单季度GDP增长率在贸易战初期(2018年二季度)达到惊人的4.2%。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给了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底气。然而,特朗普低估了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。

多维新闻在《特朗普究竟在“威胁”谁 中国无惧加征关税》中通过分析美国贸易数据认为,国际市场和美国国内市场缺乏足够的中国商品替代品,加征关税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改变美国大量进口中国商品的命运。此外,由于中国大部分工业产品的附加值较低,中国制造商能够承担的关税负担有限,因此加征关税带来的最终成本将大部分由美国消费者承担。

由于减税政策的效果是短暂的,目前美国的消费和投资增速已经放缓。2019年一季度,美国个人消费支出增速由上季度的2.5%回落至1.2%,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由上季度的3.1%回落至1.5%。如果美国加征关税的政策持续或者进一步对3,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,那么美国经济可能面临输入性通货膨胀。在工资水平保持不变的情况下,输入性通货膨胀通常会抑制全社会的消费能力,加剧美国经济的下行压力。

为了以更好的经济成绩单应对2020年大选,特朗普一直向美联储施压,希望通过降息来提振经济。然而,中美贸易战加剧必然导致美国物价水平上涨。通货膨胀带来的压力将使美国失去降息的空间。特朗普如果将贸易战继续扩大,美国经济可能在大选之前陷入严重衰退。

此外,美国资本市场的繁荣一直都是特朗普自我标榜的功绩。但是,中国强硬反制特朗普加征关税的做法已经引起美国资本市场的恐慌。5月13日,当中国提出关税反制措施之后,道琼斯指数下跌超过600点,创1月3日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;纳斯达克指数跌幅超过3%,创下2019年最大单日跌幅。资本市场暴跌引发的居民财富缩水将进一步抑制消费和投资行为,导致美国经济的需求端更加疲软。

特朗普或虚张声势地威胁继续对3,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,或苦口婆心地劝导中国放弃反制,其背后则是特朗普底牌不足导致的进退维谷。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夕,特朗普无法承受贸易战引发的经济下滑。因此,底牌出尽的特朗普必然选择继续谈判,而谈判的进展情况将取决于特朗普面临的经济压力。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撰写:陈放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