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地错配愈演愈烈 中国“户籍放开”时间窗口已过

+

A

-

“人地错配”将重点在都市圈范围内展开突破。人地错配,就是人离开了家乡,但是土地指标没有到城市,结果导致城市土地越来越紧张,乡村土地却越来越闲置。

户口簿是中国最富特色的限制人口自由迁徙制度(图源:VCG)

中国大陆媒体华尔街见闻网北京时间4月12日报道,中国近日出台新的户籍放开政策,引发市场关注。但是户籍放开,对地产行业的影响并不大。中国政府一直在力推城镇化,从2014年至2019年,先后出台了三份政策文件:2014年3月发布的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(2014-2020年)》、2016年9月发布的《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》、2019年4月发布的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。

从这几次政策文件发展变化的脉络来看,可以得出如下结论:2014年确立的“中小城市”为主的城镇化方向,在今年转向以“都市圈”为主。政策终于向市场规律让步。中国在通过计划性的手段,让人民走向“自由迁徙时代”。大城市落户限制放宽并不是突然性的,而是2014年以来政策逐步升级的过程,政策的连续性非常稳定。

中国城镇化过程中的“人地错配”问题,从2014年的探索性纠错进入到实施纠错阶段,突破口选在了都市圈内,都市圈内统一协调供应土地是大看点。本次户籍放开落户,对一二线城市房地产销售会有提振,但不会有显著刺激。核心原因有三:一是特大超大城市并没有取消落户,二是多数城市的落户放开早已行于政策之前,放开力度很难再大幅增加。三是放开落户的城市级别越高,房价也越高。大家买不起房。

那些在城镇工作但未落户的人,未能在教育、医疗、养老、保障性住房等方面享受城镇居民的基本公共服务。2018年,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.58%,户籍人口城镇化率43.37%,两者相差16.21个百分点。估算2018年底,在城镇工作的非户籍人口约为2.2619亿人。这是户籍政策连年持续放宽的大背景。2016年之后的中国大城市轰轰烈烈的“人才争夺战”,并不都是市场化本身的驱动,也有政策的“计划性”在内。即便如此,转户工作进展的还是不顺利,因为放宽的城市级别还是不够。

2019年的户籍改革,整体取向是再升一档,继续放宽。2014年小城市+建制镇全面取消落户限制,2018年中等城市全面取消,2019年II型大城市全面取消。2019年的政策突出在都市圈内,允许都市圈内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地区调剂。未来,都市圈内的用地政策将是“一体化”的,这是土地要素“自由流动”的前提。对“中小城市”不再是发力方向,强调要瘦身强体,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。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综编:孙传庭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